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内射李萌老师
内射李萌老师
周二的早上交,数学作业的时候,林磊儿在作业本里夹了一张纸条,约李萌第二节课后到教学楼后面的教师女厕见面,他知道李萌老师会在第一时间批改作业。当然,纸条的内容只有他们俩人才看得懂,虽然可以发微信,但这算是他和李萌俩人之间的一种小情趣,这种老师和学生的小游戏总是能让他们的性爱充满禁忌,更加激情四射。

  第二节课刚下,林磊儿就出了教室,但是有三个女孩注意到了,原本想要追出去的三女,同时发现了彼此站立起来的动作,乔英子轻哼一声坐了下来,继续埋首题海;黄芷陶看到乔英子的动作有些不敢看她,瞪了一眼王一笛然后也坐了下来,打开水杯喝了口水,放下水杯后又转头看了眼乔英子,想说点什么却张不开嘴,叹了口气也埋首题海中;王一笛却与两女不一样,丝毫不理会黄芷陶的瞪眼,跟着出了教室。

  王一笛出了教室,哪里还有林磊儿的身影,这让她情绪有些低落,刚才那点她自以为战胜两女的好心情也没有了,漫无目的习惯性的往她和林磊儿平时常偷欢的教师女厕走去,却意外发现了林磊儿的身影,见他闪身进了教师女厕。王一笛不禁有些疑惑,难道林磊儿给自己发微信了,自己没看到?她连忙从兜里掏出手机,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自己的微信信息,并没有发现林磊儿约自己的消息。

  “难道是约了那两个狐狸精?好啊,好你个林磊儿竟然将狐狸精约到这个地方,太过分了!看姑奶奶今天不抓你个现行!”王一笛很生气,他生气的不是林磊儿有其他的女人,而是将她的对手约到了她认为只属于俩人的私密约会地点。林磊儿有其他女人,王一笛怎么可能不知道,和教室里那两位的明争暗斗又不是无缘无故的。其实最开始王一笛也难过了好一阵子,但已经在林磊儿的大肉棒强力攻势下屈服,接受了与人共侍一夫的结果。

  黄芷陶和乔英子也差不多是这种情况,都接受了这个结果,因为她们都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林磊儿了,林磊儿的影子已经刻在了她们灵魂的最深处,就如同他的大肉棒深深地插入她们蜜穴花心的最深处一样!

  虽然三女都在内心深处接受了彼此的存在,但要她们如同好姐妹一般和谐相处那可是有些难了。林磊儿还没有开始去做这些工作,总要给她们一些适应的时间。而且黄芷陶和乔英子的情况还有些特别,俩人原本就是形影不离的闺蜜,现在见面却有些尴尬。乔英子知道自己母亲和林磊儿的关系,虽然到现在她和自己母亲宋倩还在冷战状态中,但她还是本能地觉得林磊儿是属于她们家的,因此对好闺蜜黄芷陶很有意见,怪她不该对自己隐瞒。所以乔英子见到黄芷陶总是本能地冷言冷语,原本的好闺蜜现在俨然成了情敌。

  言归正传,生气的王一笛想要抓奸,见林磊儿进了女厕,她随后也悄悄跟了进去。当她轻手轻脚走进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林磊儿的身影,她知道现在他就在最里面的隔间里,这是他俩经常幽会的地方,每次都是林磊儿先潜进来躲在最里面的隔间,她在随后进来。

  为了避免被林磊儿听到动静,王一笛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最外面隔间的门,慢慢地踱了进去,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林磊儿并没有察觉到王一笛的到来,坐在最里间的马桶上百无聊奈地划着手机,等待着李萌老师的到来。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李萌才姗姗来迟,匆匆忙忙地闪身进了最里面林磊儿所在的隔间,刚一进去的时候还喘着粗气,可见来的时候有些赶,走的有些急。李萌老师一边将手里的小提包挂在旁边的挂勾上,一边略带歉意地说道:“磊儿,等急了吧,刚才校长给大家开了个小会,耽误了一些时间!”

  “啊~怎么是她?!”李萌刚一开口说话,在最外面隔间竖着耳朵仔细偷听的王一笛便确认了她的身份,王一笛大吃一惊,差点叫出声来,被她用双手死死地捂住,才不至于让她心头的惊讶变成惊叫。王一笛怎么都没有想到林磊儿约的女人会是那个平时严厉、不苟言笑的“铁棍山药”李萌老师,这个发现让她感觉有些奇怪,既生气又有一丝道不明的快感,自己的男人果然优秀,连李萌这样的铁树都能让她开花!

  正当王一笛为自己的发现胡思乱想的时候,里间的对话将她的神思唤醒,她开始继续竖着耳朵听起里面的动静。

  “没事老师,我也才刚到一会儿,瞧您这气喘的,赶紧坐下歇会儿!”见李萌老师喘的厉害,林磊儿赶忙起身将马桶座让给了她。

  “快来吧~没时间了,四十分钟后我要去主持高三年级的教务会议。”李萌一边说着,一边将下身的紧身牛仔连同保暖裤、秋裤、内裤一起褪到了大腿根部,将她白皙丰满圆润的两瓣以及夹在两瓣间依然粉嫩的诱人蜜穴露了出来,呈现在了林磊儿的眼前。

  “不是,老师,我……”白皙丰满圆润的臀瓣,粉嫩诱人的蜜穴将林磊儿愈发难以克制的欲望一下子点燃,原本要说的话语再也说不下去,低头便吻上了李萌的两瓣红唇,大舌头抵开贝齿肆意侵入她的檀腔,两条舌头互相纠缠着、嬉戏着、追逐着,云津交汇,欲望在缠绵热吻中升腾。

  正当林磊儿想要将李萌身上肥厚的羽绒服掀起来,想去如往常一样亲吻她的乳房的时候,一阵冷空气袭来,李萌身体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于是出声道:“磊儿,天气太冷了,别脱上面的衣服了,就这样直接来吧,老师的屁股都有些发凉了!”

  “好吧老师,是您趴着还是我坐马桶座上?”

  “老师趴着吧,这样你出来的快,时间不多了,老师等下还要去开会,对了,磊儿,你那个硬了吗?天气太冷了,要不要老师用嘴帮你?”

  “不用了,我这大鸡巴的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次不是让老师您欲仙欲死,这点冷还不至于让它硬不起来!”说完,林磊儿便将身下的运动校裤褪到了腿弯处,早已坚挺大肉棒便弹了出来,微微晃动着好似向着李萌老师示威。

  看到林磊儿如往常一样坚硬粗大的肉棒,双手撑在马桶盖上撅着屁股的李萌脸上露出妩媚的表情,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满脸风骚地对着林磊儿说道:“磊儿,我的小男人,来吧,老师要~!”

  如此诱惑的表情,如此风骚的话语让林磊儿再也受不了,一手扶着坚硬的大肉棒抵在李萌老师的蜜穴口摩梭着,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低喝一声:“老师,我来了~!”挺腰全根而入!

  “啊~!轻点,磊儿,老师那里还没有完全湿,啊……好大……好粗……又顶到老师的花心了!啊……啊……”

  寒冷的天气完全没有影响林磊儿的发挥,他的内心是火热的,欲火在他身体内燃烧,唯有死命的活塞运动才能将这股欲火释放出来。林磊儿的抽插又急又准,次次命中花心,李萌老师的蜜穴内很快就分泌出大量的淫液,让俩人渐入佳境,林磊儿开始玩起了“长程炮”,开启急速马达模式,化身没有感情的打桩机器。

  二十多分钟后,激情终于接近最高峰。

  “啊~!磊儿,老师又来了……啊……出来了……啊……啊~!”

  “老师……我也要射了……可以射里面吗?”

  “可……可以……射里面!……今天老师……安……安全期……啊~!好多……好烫……啊……老师……又来了……啊~!”得到肯定回答的林磊儿急挺数十下,大龟头紧抵在李萌花心深处的子宫口,开始了猛烈的喷射,将大量的种子灌入李萌老师那尚未生育过的子宫内。

  随着激情性爱的结束,隔间内压抑的呻吟和肉体碰撞的“啪啪”声以及性器摩擦产生的“啧啧”水声便嘎然而止,只剩下略微粗重的喘息声。

  里间的性爱交欢终于结束,最外面隔间内的王一笛提着的心却并没有放下,她隐隐约约听清了刚才的整个交欢过程,让她完全打破了对于李萌老师的所有认知,没想到平素严肃端庄的李萌老师在性爱的时候会如此风骚,甚至会说一些“粗话”。

  胡思良久,王一笛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这才察觉到了自己下身的异样,大腿间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心里暗道:“糟糕,那里竟然湿了,真是羞死了!”

  就在王一笛为自己听墙角竟然湿了害羞不已的时候,趴在李萌老师身后喘匀了气的林磊儿刚准备将大肉棒从蜜穴中抽离,却听身下的李萌急声说道:“磊儿,先别抽出去,把我的手提包拿过来,里面有纸巾!”

  林磊儿连忙停止了抽离的动作,从旁边的挂钩上将李萌的手提包取了下来,然后递给了她。只见李萌从包里翻出纸巾,抽出几张,伸手按在自己的双腿间,然后才对身后的林磊儿说道:“好了,磊儿,可以抽出来了!”

  大肉棒从蜜穴中抽离,带出大量的精液淫水混合物,但都被具有先见之明的李萌老师用纸巾接住,然后包住扔到了马桶旁边的废纸篓里。

【完】